现今大多数人日多思虑、夜梦多惊、便秘肝旺、肺气不宣,于是诸病遂起,正气日耗。若如要恢复健康,从根本上先让思想稳定,心神宁一,浑身血气,这便是藏传佛教养生之道的本意。
 
血气本可以自然流通,需使其天然发展。静坐法使呼吸平匀,再调心,这并非一件简单的事。
 
调心,得先识心。心有了主宰,方能心制心。能以心制心,则妄念自息。妄心方面,宇宙间一切人事进化,都靠它建立。可以调和人体血气,延年益寿。而心过于劳累者,心虚肝旺,肝木克土,脾胃受病,消化不良,营养不足,夜眠不安。内部相互关联,一动不动,一病全病。而扰之者,乃在妄心,所以治病在安其心,安心在息妄,息妄在明心,明心即自觉,而健康的功效在乎静坐。
 
静坐是息心法,心息则神安,神安则气足,气足则血旺,血气流畅,则有病可以去病,不足可以补充,已足可以增长。现在病可去,未来病可防,此其小者也。又心息则神明,神明则机灵,静者心多妙,观机辨证,格外敏捷,见理既正,料事益远,遇乱不惊,见境不惑,能一切通达,自无主观偏执之弊,而大机大用,由此开启矣。
 
要识心真相,必须明心有两种,一种是真心,一种是妄心。例如真心是水、妄心是波,波因风动,风止波息,而水不动,不必定分水波为二,亦不可执之为一。但愚人定分为二,智者知之为一,而究竟非一非二。又言非一非二者,其为幻心作用,非真心也。兹假定心未动时为真心,要了了分明,寂然无念,是无心心也。总之有所求,即是妄,而无所求,也还是妄,以皆波也。然则如何而可?
 
综上所述,想要做到息心功夫,只需在空档处探究。以人既有心,不能无念,念只可止,不能灭,前念过去了,后念未来时,有个了了分明,寂然无念的,便是那空档处;正那个时候,非但息妄,并亦无妄可息,无心可得,亦无空档可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