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禅入定为藏传佛教喇嘛的日常修行,关于密宗中身、语、意三密的修持,尤其对观想的修持主要为入定。而禅修与养生息息相关、密不可分。
 
藏传佛教修禅法可调养身心,据《大般涅槃经》所述,“此是如来最后说法。如是世尊进入初禅,初禅进入二禅,出二禅进入三禅,出三禅进入四禅,出于四禅进入空无边处,出空无边处进入识无边处,出识无边处进入无所有处,出无所有处进入非想非非想处,出非想非非想处遂进入灭尽一切想与受处。”
 
禅定作为修道的不二法门,证语之惟一梯航。经中初禅,指的是摈除世间种种欲念,由离生乐。若断除觉、观,不见身境,无念内净,喜悦更增,便是达到二禅。舍弃二禅时获得的喜乐,进入更深的定境,得到世界上最高的喜悦,并由定生慧,达到正念,正知阶段,从而进入三禅之境。忘却物我,超脱苦乐,不苦不乐,心极寂定,便是四禅。
 
修禅初期总以静坐开始,其后行亦禅、坐亦禅,时时刻刻皆为禅。坐禅即训练调理身心,若不善于调理身心,反而会或病或着魔。调养身心不外乎正坐、盘坐,盘坐又分散盘、单盘、双盘。无论哪种都应自然坐正,且舒适自然,不可将腰故意挺直,否则会火气上升。也不能缩腰垂头,那样容易昏沉与困倦。
 
禅定讲求心注一境,无波动式妄念起伏的现象。 生理上的显著现象即呼吸、血液循环和心脏跳动趋向缓和、微细,以至于暂时停止。 不管何人,修炼到何种程度,心理生理必产生不同程度的变化。心理素质的改变使生理素质变化,反之亦然。
 
藏传佛教禅定能改善体质,祛病延年。因修静功,首先是修心,心先得到调理,其余系统才能相继减轻负担,得以调养,从而健康起来。